【油库里】温暖的冬天

(爱护油库里,有你有我)
————————————————————————————————————

“人类先生!救救小北鼻吧!小北鼻它还活着啊!”

麻理沙两只辫子举着已经开始变黑的小麻理虾的尸体,不停地向行人呼喊着。

“小北鼻昨天还在家里等着麻理沙呀!救救小北鼻吧!”

这个城市的人很有礼貌,即使是路边哭喊的流浪油,也没有鬼威惨或者调皮的孩子会虐待,相对于很多别的城市来说,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但是来往的人没有谁看一眼麻理沙和小北鼻。麻理虾的馅子已经流出不少,眼睛也已经失去了光泽。无论是谁都会认定麻理虾已经死去了吧。因此,即使帮助了麻理沙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更何况,麻理虾的死不是任何人造成的,所以也没有人该负起责任。

“麻理沙的妻子灵梦在几天前死去了,麻理沙只有小北鼻了呀。让麻理沙做什么都可以,人类先生救救小北鼻吧!”

麻理沙继续举着小北鼻向过路人乞求着。即使发出了这样的承诺,又有谁会需要一个油库里呢?更何况麻理沙浑身脏兮兮的,油皮也在寒风里冻的有些僵硬,看起来简直就像是需要被清理的垃圾。当然这里的清洁工和这所城市一样有礼貌,不会真的把活生生的油库里当成垃圾处理掉。

麻理沙就这样举着小北鼻的尸体,一直不停地哭喊着。油库里的眼泪是甜味的,但是它们依旧会流下眼泪。从早上到晚上,麻理沙的声音变得沙哑了,最终只能一边喊着“油啊!油啊!”一边哭泣,寄希望于有善良的人会来帮助它,

麻理虾的尸体变得僵硬了,但是麻理沙浑然不觉,或许它的馅子脑里,只要有了人类先生的橙汁先生,还是可以让小北鼻活过来吧。但是即使是橙汁,也不能起死回生。

或许麻理沙知道,但是仍然想要抓住这最后的一丝希望。

这最后的一丝希望也不会在有了。第二天早上,尽职尽责的清洁工发现了麻理沙在街边的尸体,手里还紧紧地举着小北鼻的尸体。大概是晚上被冻死的吧,这不是任何人的责任。

清洁工小心地把麻理沙和小北鼻捡进油库里专用的垃圾袋里,仔细清扫了这一片的地面。现在谁也看不出这里曾经有过一只脏兮兮的油库里了。

他又在后面的小巷子里发现了一个纸箱,想必是麻理沙的住处了吧。清洁工考虑了一下,这里并没有影响城市的面貌,于是他把箱子里的垃圾——一个红色的头饰,一根常常的吸管,两个圆滑的石子——倒进了垃圾箱,又把纸箱放回了原地。

清洁工离开了。当天晚上,他向朋友说到:“今年的冬天真是特别的温暖呢。”

“是啊,连一场雪都没有下过。以往的这个时候已经下了几场大雪了吧。但是今年的冬天到了晚上才有零下的温度。”他的朋友应和到。

清洁工和他的朋友在小餐馆里吃着晚饭,点了两瓶啤酒。这个冬天确实是温暖的,喝到一半的时候清洁工脱掉了外套,兴致勃勃地讨论起下雪的坏处来。

小巷子里,又有一家流浪油住进了纸箱。但是纸箱的保温功能并不好,到了晚上,必须要依偎着取暖。

“冬天真冷啊……”灵谬对母亲灵梦说。

“是啊,春天快点来到吧……”灵梦慈祥地回应道。

灵梦母女还是安逸地睡了。至少今天找到的纸箱抵御了不断吹来的寒风。没有人有过错的世界又将继续着这个温暖的冬天。
 
最后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