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JK

2022-02-26
690
59
0
码头
居然有人捞我两年前的东西,当然我肯定不知道两年前的我想写什么了,不过还是给自己一个交代比较好
两年前的我写得很烂,自动归进黑历史里了,申请自删又担心添加不必要的工作量,最好还是不要挖串……
这些废话之后再说吧,总之是:表面不良内心纯情JK和 表面遵纪守法好班长实则大猛1
 
2022-02-26
690
59
0
码头
时针逐渐转向五点,新华一中的老师向来没有拖堂的坏习惯,下课铃一响,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分秒不差地讲完最后一个知识点,大手一挥走出了教室。
老师后脚刚走出教室,就有人提着早早整理好的书包脚底抹油溜出教室。
青柠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偷偷藏在课本下面的手机突然振了一下,她抬眼看了看四周,身边同学都在埋头整理书包,没有人把视线放在她这个万年成绩吊车尾身上。
她以最小的动作幅度把手机抽出来,屏幕上弹出来一条消息,青柠扫了一眼——消息是来自金云的。
金云,上个月刚认识的朋友,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时不时约她出去喝酒,对于来自金云的邀请,青柠一直秉持着懒得拒绝的态度,几乎每次都是一口应下。
青柠把指腹放在手机键盘上,正打算回复金云,她还没敲下第一个字母,余光里瞥到一道身影。
青柠被吓了一个激灵,动作迅速地把手机藏在袖管里。
新华一中的校纪校规明确写着,校内禁止携带手机——即使是在放学后。
那人曲起食指,不轻不重地敲了敲青柠的书桌,清冷的嗓音响起:
“作业。”
话音落下的同时,青柠明显注意到了对方放在她袖管上的视线,对方开口道:“你藏什么了?”
“你要告诉老师吗?”青柠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索性把袖管里的手机坦坦荡荡地放在书桌上,直直地看着对方的如漆似墨的双眼,“齐班长。”
 
2022-02-26
690
59
0
码头
齐班长,全名叫齐定,开学第三天就被班主任安排到了班长的位置,这人的长相成绩都是无可挑剔,几乎没有偏科的科目,与吊车尾青柠相反,齐定的成绩就像是在全校第一的位置上的钉子户,从入学以来就没有从第一的位置上掉下来过,新华一中的荣誉墙上,她的照片也被全年无休地贴在最顶上的位置。
听说齐定家境也十分优越,和学校管理层是亲戚关系,属于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那拨人。
“把你私带手机这件事告诉老师,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齐定的视线拂过青柠的脸,说道,“作业交上来。”
青柠心里舒了一口气,转而问道:“什么作业?”
“老师上课布置的课堂作业,明确说过下课之前要收上来的。”齐定回答道,转眼看到青柠桌上摊开的作业本,作业本上一片空白,只有几行鬼画符一样的字迹,不知写了什么内容。
“我就猜到……”齐定暗暗叹了一口气,从一打作业本中抽出最上面的一本,伸手递给青柠说道,“你先抄,抄完我再交给……”
“等一下。”青柠突然打断了齐定接下来的话语,扭头看向突然亮起的屏幕。
青柠手机上的消息连续弹出了十几条,都是来自金云的。
☁:你来不来?
☁:ddddd
☁:你人呢??
☁:今天有纯情男高哦
……
青柠赶忙回了消息,表示她马上到。
她提着迪士尼风的双肩包站起身,还没跨出前脚就被齐定大手捞住,像拎小鸡仔一样按回座位。
青柠十分不满地啧了啧嘴,从下而上地瞪向齐定,不服道:“作业不能明天交吗?”
齐定没有一点考虑时间回复道:“不行。”
“我待会要和我朋友出去玩,约好了的。”青柠接着说道,这次明显语气软了下来。
齐定完全没有被她软下来的语气打动,细眸眯起,毫不留情地回道:“又是和上次那群在校门口晃悠的几个人?骑摩托车的和一头红头发的?”
“你怎么知道他们?”青柠下意识说道,音量也不自觉地拔高了些,她语气强硬起来,“我放学后跟谁出去玩,也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说完,教室突然安静了几秒,青柠才发现教室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其他同学早就走光了。
一瞬间,气氛静得有点窒息。
齐定几秒钟后慢条斯理地回话:“的确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在那之前,把作业交了。”
青柠眉头蹙得更紧了些,神色有些不耐烦:“……一个班长,管得可真宽。”
“……”齐定没有回话,只是抿了抿嘴角,乌黑深邃的眼眸深处酝酿着情绪,她抬手将挡在两人之间的椅子收回去。
两人的视线在下一秒不偏不倚地对上,青柠看到对方骨节分明的五指向她袭来,下意识闭上眼——
想象中的痛感没有发生,对方的手最后居然停留在了她的头发上。
对方抚摸她头发的动作极轻,轻得就像是在对待一件易碎品。
“你……”
青柠想后退,与毫无预兆突然俯下身的那人拉开距离,可青柠坐的是靠窗的位置,她后退到后背只能抵住冷冰冰的墙壁,便退无可退。
“班主任年龄大了看不出来,你平时也几乎不跟同学说话,所以没有人发现……”齐定说话时有意无意地压低了声线,目光似有若无地游走在青柠的脸颊上,指腹轻轻摩挲着指尖的秀发,“染茶色头发、私藏手机、带外校同学进校园,还有改校服版型……这些加起来够你被勒令退学一个月了。”
话语间,两人之间的距离逐渐缩小,到最后甚至鼻尖都要碰到一块。
青柠鼻间闻到来自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齐定的发丝微微拂过她的皮肤,感觉痒痒的,两缕不同颜色的头发交错在一起。
青柠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太……近了……”
 
2022-02-26
690
59
0
码头
对方的鼻息声此时被两人听得一清二楚,近到青柠能清晰看见齐定瞳孔里小小的自己。

不过这一幕并没有保持很久,齐定很快起了身,两人的距离恢复到了普通社交距离。

青柠自下而上地直视着齐定的双眼,胸脯几不可查地微微起伏着,看着她说道:

“这里附近有条路叫萍水路,在学校东北门往外三公里左右的地方,你应该知道。”

青柠感到疑惑,还是点了点头。

“那条路上个月发生了一起暴力案件,是蓄意已久的跟踪杀人案。这个事件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过犯人很快就被警方逮捕了。”齐定娓娓说道,过了几秒钟接着补充道,“注意安全。”

青柠眨了眨眼说道:“我不会很晚回来的,最晚也只是到晚上七八点。”

“这不是时间的问题。”齐定打断道,漂亮的眉头微微蹙起,对着青柠的眼眸顿了几秒,情绪五味陈杂,索性手一挥,“算了,当我没说。”

迟钝如青柠也总算反应过来了,她语气里带着一股不确定地说道:“我懂了,你是在关心我、希望我早点回去的意思?”

“你如果要这么理解,也可以。”齐定没有否认,只是抛下了一句意义模糊的话,很快又换回了平时的班长模样,语气里不带情绪地说道,“如果你下个星期还是茶色的发色,建议你做好在学生处剪成齐耳短发和染黑的心理准备。”



青柠缩了缩脑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稍稍改短一点校服来贴合版型、或是在指甲盖上涂亮色透明指甲油……这些举动在高二女生之间并不少见。

但新华一中向来对校纪校规抓得很严,抓到违纪一律从严处理,染发烫发相当于校纪校规里的大忌,若是被抓去学生处,那将会体验到在短短三小时内从潮色波浪卷变成黑发蘑菇头。

齐定拿起放在桌上的作业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

青柠对着她的背影撇了撇嘴,用只够自己听到的音量嘟囔了一句,转眼就出现在了学校外的一家KTV门口。

她其实是不喜欢唱歌的,进了KTV包厢也只是坐在一边刷手机,音响的音量也刺得她耳膜疼,不过这些总比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家里好。

小金在和她说的那位“纯情男高”打电话,就连说话声音都不自觉地夹了起来:“……大家都到了,就差你了……”

电话挂断,小金用她原有的中性声线说道:“他下地铁站了,还有五分钟。”

“哦。”青柠应了一声,坐在门口的石墩子上,两条长腿懒懒散散地伸直,鼻间闻到一股略有些呛鼻的烟味,循着白烟望去。

小金两指夹着根女士香烟,细度比普通见到的男士香烟小了一圈,靠近滤嘴的部分还有个像珠子一样的符号。

小金见青柠盯着她手中的烟,还以为是想吸一口:“七星,薄荷味的,你要的话我推给你烟代。”

“不用。”青柠拒绝道。

小金把手上吸了一半的烟从嘴边挪开,递到青柠面前:“要试试看吗?还挺不错的。”

青柠没接下,回道:“我还没吸过呢。”

“那刚好这个机会试一试。”小金大大咧咧地笑了一下,递烟的手动了动,“接过去啊,不然烟都要烧没了。”

“知道了。”

青柠伸手,将香烟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贝齿轻轻咬住,学者刚才小金的样子吸了一口。

“初试尼古丁的感觉怎么样?”小金笑嘻嘻说道。

“没什么感觉,舌头有点麻,怪怪的。”青柠回道,看着一点点燃烧发红的烟蒂,顶端一团白烟缓缓上升,双眼被刺激得条件反射地分泌出了液体。

“这种东西到底……”青柠正想说道,刚一抬眼见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对方穿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新华一中校服,刹那间青柠好像似有若无地闻到了那股洗发水的味道。

她清晰地看见对方抿了抿唇,握住书包带子的手同时紧了一下。

齐定转身走了另一条岔路,身影很快被大楼所盖住。

烟蒂快烧完了,热度烫到手才想起来扔掉。

青柠感觉舌头比刚才更麻了点,被烫到的食指置若罔闻,她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被这个世界上最不该看到我吸烟的人看到吸烟了。”
 
最后编辑:
  • 支持
反馈: 宋津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