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有古诗和现代诗的区别吗?

2019-05-03
218
32
0
如果有的话,他们有像我们这样的对现代诗的质疑吗?
 
2019-05-02
167
37
0
就我个人所知,似乎并没有能够完全对应古体—近体—新诗的体裁。当然某些体裁以前有人用现在用的人少的情况还是有的,比如十四行诗之类的。
当然,新诗和西洋诗歌相似度挺高的,毕竟有一部分学的就是它们,只可惜能与古诗对应的外国(欧洲)诗歌体裁我读书少没听说过……
还有一点,似乎什么地方的人都喜欢黑现代诗歌。

以下内容可能涉及民科/民哲理论,希望有博学肥指出不足:
主要还是涉及到语言方面的问题,每个语言中的诗的结构与该语言的特点关系密切,这里甚至可以扯上什么语言文化理论之类的,可惜我并不懂。
换句话说,一般提及古诗与新诗的差别,就牵涉到古文与白话文的差别。由于文言文写作某种意义上是在模仿形态比较“原始”的先秦时的汉语,在演化过程中,文言文的语法语义等变化并不如白话快,进而文白之间差异加大。而古诗(古体/近体)主要以文言为基础,更符合文言的特点;新诗基于白话文,更符合白话文的特点。如从近体诗格律上讲,文言的音、义与语法特点使其可以较轻松在结构上达到近体的格律效果,而白话中双音节词更多,以白话为基础满足格律更困难。(当然这还牵涉音韵学,就不展开讨论了)
也就是说,要用欧洲诗歌的某几种体裁类比古诗/新诗的区别,就要找到某种经历过文言/白话相似的演化过程的语言。我读书少,想不出类似的(毕竟一堆表音文字屈折语之间找到一个跟表意文字综合语演化历程相似的太难了,且不说古汉语是否有屈折成分)

编辑:把一堆“体裁”写成了“题材”,丢人。
 
最后编辑:
2019-05-03
218
32
0
就我个人所知,似乎并没有能够完全对应古体—近体—新诗的体裁。当然某些体裁以前有人用现在用的人少的情况还是有的,比如十四行诗之类的。
当然,新诗和西洋诗歌相似度挺高的,毕竟有一部分学的就是它们,只可惜能与古诗对应的外国(欧洲)诗歌体裁我读书少没听说过……
还有一点,似乎什么地方的人都喜欢黑现代诗歌。

以下内容可能涉及民科/民哲理论,希望有博学肥指出不足:
主要还是涉及到语言方面的问题,每个语言中的诗的结构与该语言的特点关系密切,这里甚至可以扯上什么语言文化理论之类的,可惜我并不懂。
换句话说,一般提及古诗与新诗的差别,就牵涉到古文与白话文的差别。由于文言文写作某种意义上是在模仿形态比较“原始”的先秦时的汉语,在演化过程中,文言文的语法语义等变化并不如白话快,进而文白之间差异加大。而古诗(古体/近体)主要以文言为基础,更符合文言的特点;新诗基于白话文,更符合白话文的特点。如从近体诗格律上讲,文言的音、义与语法特点使其可以较轻松在结构上达到近体的格律效果,而白话中双音节词更多,以白话为基础满足格律更困难。(当然这还牵涉音韵学,就不展开讨论了)
也就是说,要用欧洲诗歌的某几种体裁类比古诗/新诗的区别,就要找到某种经历过文言/白话相似的演化过程的语言。我读书少,想不出类似的(毕竟一堆表音文字屈折语之间找到一个跟表意文字综合语演化历程相似的太难了,且不说古汉语是否有屈折成分)

编辑:把一堆“体裁”写成了“题材”,丢人。
(*゚ー゚)学习了。
 
2019-05-03
169
20
0
肯定是有的,毕竟语言都不一样。不过具体怎么分的就不知道了。
 
2019-05-09
120
42
0
刚看到你这个主题,我挺有兴趣的,所以挖一下坟。我对外国语研究不是很深,只会说四门语言,但是如法语,俄语等语言也略有了解,至少基本的语法还是了解一些的。
关于古诗和现代诗体裁的区别,我只看过一些,比如日本的古诗集,芭蕉的俳句,莎翁的诗,或者德语作者歌德( Goethe按照正字法后应写作Göthe ) 的诗等,我谈论的基本上是基于我肤浅的阅读量,很可能有错。
总的来说,体裁上确实都有区别,但没有一门语言之间的差别比中文大,这是因为中国传统古文与现代白话文之间的区别实在太大,基本上是破而后立,传统格式全部破坏掉,语言习惯也完全不同。
在外国诗中我感觉差别最大的是德语,古代日耳曼语言比现代德语语法其实更自由,而且诗歌的文字比日常生活还要自由,这个中文是刚好相反的,德语随着德国文明的进步才逐渐固定,在以前是否变音的词语,比如schon schön schoen sch•n(打不出来这个古字符),第二分词和ge开头的很多反动词混在一起,看起来其实很头痛,这些是在20世纪末德国经历正字法后才明确写法的。
法语和英语我觉得古诗都没太大区别,主要区别是一些词语的用法,与其说那些文体固定的诗是一种古诗,还不如说很久以前现代诗体裁就已经出现了,只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不同的文体出现,受欢迎程度在改变罢了。
日语的诗歌一直没有成气候,他们其实没有自己的古诗文体,当然你要说575俳句之类的是他们的诗,我也不否定。在日本写诗一直被看作是一种取巧的事情,耍文弄墨没有内涵,我觉得这是因为他们引进的是我们中国的诗文体裁,而不是自己发展而来。

我相对了解东亚文化和欧洲文化,对其他文明就不太了解了,比如苏美尔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古希腊文明等等都有古诗,而且都很有名,比如那个什么伽美什史诗,罗摩衍那,贝奥武夫等等都是很厉害的诗歌,有很多都远远早于古中国文明,此外冰岛其实也有自己的古诗文体,也很特别,但我不懂冰岛文,只看过英文的译本。


我不明白什么是对现代诗的质疑,我听到的都是对学古诗的质疑,有什么可质疑的吗?
当然我不是学文科的,对文科鄙视链不了解。
 
最后编辑:
2019-05-03
218
32
0
刚看到你这个主题,我挺有兴趣的,所以挖一下坟。我对外国语研究不是很深,只会说四门语言,但是如法语,俄语等语言也略有了解,至少基本的语法还是了解一些的。
关于古诗和现代诗体裁的区别,我只看过一些,比如日本的古诗集,芭蕉的俳句,莎翁的诗,或者德语作者歌德( Goethe按照正字法后应写作Göthe ) 的诗等,我谈论的基本上是基于我肤浅的阅读量,很可能有错。
总的来说,体裁上确实都有区别,但没有一门语言之间的差别比中文大,这是因为中国传统古文与现代白话文之间的区别实在太大,基本上是破而后立,传统格式全部破坏掉,语言习惯也完全不同。
在外国诗中我感觉差别最大的是德语,古代日耳曼语言比现代德语语法其实更自由,而且诗歌的文字比日常生活还要自由,这个中文是刚好相反的,德语随着德国文明的进步才逐渐固定,在以前是否变音的词语,比如schon schön schoen sch•n(打不出来这个古字符),第二分词和ge开头的很多反动词混在一起,看起来其实很头痛,这些是在20世纪末德国经历正字法后才明确写法的。
法语和英语我觉得古诗都没太大区别,主要区别是一些词语的用法,与其说那些文体固定的诗是一种古诗,还不如说很久以前现代诗体裁就已经出现了,只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不同的文体出现,受欢迎程度在改变罢了。
日语的诗歌一直没有成气候,他们其实没有自己的古诗文体,当然你要说575俳句之类的是他们的诗,我也不否定。在日本写诗一直被看作是一种取巧的事情,耍文弄墨没有内涵,我觉得这是因为他们引进的是我们中国的诗文体裁,而不是自己发展而来。

我相对了解东亚文化和欧洲文化,对其他文明就不太了解了,比如苏美尔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古希腊文明等等都有古诗,而且都很有名,比如那个什么伽美什史诗,罗摩衍那,贝奥武夫等等都是很厉害的诗歌,有很多都远远早于古中国文明,此外冰岛其实也有自己的古诗文体,也很特别,但我不懂冰岛文,只看过英文的译本。


我不明白什么是对现代诗的质疑,我听到的都是对学古诗的质疑,有什么可质疑的吗?
当然我不是学文科的,对文科鄙视链不了解。
大众中对于中国现代诗的质疑还是很多的吧,嘲讽现代诗谁都能写的言论也很常见。

看了你说的,我是理解这种质疑了,中国现代诗应是中国诗歌受西方诗歌影响下产生的,是西方诗歌“比白话更自由”的方式在中国语境下的表达,自然与中国传统的诗歌产生了巨大的差异,让从小受传统文化教育的大众难以接受了。
 
2019-05-09
120
42
0
大众中对于中国现代诗的质疑还是很多的吧,嘲讽现代诗谁都能写的言论也很常见。

看了你说的,我是理解这种质疑了,中国现代诗应是中国诗歌受西方诗歌影响下产生的,是西方诗歌“比白话更自由”的方式在中国语境下的表达,自然与中国传统的诗歌产生了巨大的差异,让从小受传统文化教育的大众难以接受了。
你想的倒是挺深入,我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确实挺有趣的。
而且如果文字不是谁都能写的,限制文体类似以前的八股文,那自然是很有利于把控一些东西,这也确实是东西方的区别之一了。
你的见解不由得使我想起鲁迅的坟一书,其中有一篇谈起……算了不说了,说起来又是各种zz,各种敏感。

无论如何,我很高兴我写的这东西对你有启发。
 
2019-05-02
195
16
0
刚看到你这个主题,我挺有兴趣的,所以挖一下坟。我对外国语研究不是很深,只会说四门语言,但是如法语,俄语等语言也略有了解,至少基本的语法还是了解一些的。
关于古诗和现代诗体裁的区别,我只看过一些,比如日本的古诗集,芭蕉的俳句,莎翁的诗,或者德语作者歌德( Goethe按照正字法后应写作Göthe ) 的诗等,我谈论的基本上是基于我肤浅的阅读量,很可能有错。
总的来说,体裁上确实都有区别,但没有一门语言之间的差别比中文大,这是因为中国传统古文与现代白话文之间的区别实在太大,基本上是破而后立,传统格式全部破坏掉,语言习惯也完全不同。
在外国诗中我感觉差别最大的是德语,古代日耳曼语言比现代德语语法其实更自由,而且诗歌的文字比日常生活还要自由,这个中文是刚好相反的,德语随着德国文明的进步才逐渐固定,在以前是否变音的词语,比如schon schön schoen sch•n(打不出来这个古字符),第二分词和ge开头的很多反动词混在一起,看起来其实很头痛,这些是在20世纪末德国经历正字法后才明确写法的。
法语和英语我觉得古诗都没太大区别,主要区别是一些词语的用法,与其说那些文体固定的诗是一种古诗,还不如说很久以前现代诗体裁就已经出现了,只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不同的文体出现,受欢迎程度在改变罢了。
日语的诗歌一直没有成气候,他们其实没有自己的古诗文体,当然你要说575俳句之类的是他们的诗,我也不否定。在日本写诗一直被看作是一种取巧的事情,耍文弄墨没有内涵,我觉得这是因为他们引进的是我们中国的诗文体裁,而不是自己发展而来。

我相对了解东亚文化和欧洲文化,对其他文明就不太了解了,比如苏美尔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古希腊文明等等都有古诗,而且都很有名,比如那个什么伽美什史诗,罗摩衍那,贝奥武夫等等都是很厉害的诗歌,有很多都远远早于古中国文明,此外冰岛其实也有自己的古诗文体,也很特别,但我不懂冰岛文,只看过英文的译本。


我不明白什么是对现代诗的质疑,我听到的都是对学古诗的质疑,有什么可质疑的吗?
当然我不是学文科的,对文科鄙视链不了解。
看到最后几段想起来,很多地区的诗歌文化里都有史诗,唯独中国没有史诗这种体裁,以前似乎看到过相关的论述,但是已经记不清了。
 
  • 支持
反馈: Mogeko
2020-04-23
22
2
0
大胆猜想下,现在看到的语言实际上已经算是白话文了,那么对应古汉语的当属拉丁文一类。可能用拉丁文写的诗算古体诗吧。
 
2020-04-23
22
2
0
刚看到你这个主题,我挺有兴趣的,所以挖一下坟。我对外国语研究不是很深,只会说四门语言,但是如法语,俄语等语言也略有了解,至少基本的语法还是了解一些的。
关于古诗和现代诗体裁的区别,我只看过一些,比如日本的古诗集,芭蕉的俳句,莎翁的诗,或者德语作者歌德( Goethe按照正字法后应写作Göthe ) 的诗等,我谈论的基本上是基于我肤浅的阅读量,很可能有错。
总的来说,体裁上确实都有区别,但没有一门语言之间的差别比中文大,这是因为中国传统古文与现代白话文之间的区别实在太大,基本上是破而后立,传统格式全部破坏掉,语言习惯也完全不同。
在外国诗中我感觉差别最大的是德语,古代日耳曼语言比现代德语语法其实更自由,而且诗歌的文字比日常生活还要自由,这个中文是刚好相反的,德语随着德国文明的进步才逐渐固定,在以前是否变音的词语,比如schon schön schoen sch•n(打不出来这个古字符),第二分词和ge开头的很多反动词混在一起,看起来其实很头痛,这些是在20世纪末德国经历正字法后才明确写法的。
法语和英语我觉得古诗都没太大区别,主要区别是一些词语的用法,与其说那些文体固定的诗是一种古诗,还不如说很久以前现代诗体裁就已经出现了,只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不同的文体出现,受欢迎程度在改变罢了。
日语的诗歌一直没有成气候,他们其实没有自己的古诗文体,当然你要说575俳句之类的是他们的诗,我也不否定。在日本写诗一直被看作是一种取巧的事情,耍文弄墨没有内涵,我觉得这是因为他们引进的是我们中国的诗文体裁,而不是自己发展而来。

我相对了解东亚文化和欧洲文化,对其他文明就不太了解了,比如苏美尔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古希腊文明等等都有古诗,而且都很有名,比如那个什么伽美什史诗,罗摩衍那,贝奥武夫等等都是很厉害的诗歌,有很多都远远早于古中国文明,此外冰岛其实也有自己的古诗文体,也很特别,但我不懂冰岛文,只看过英文的译本。


我不明白什么是对现代诗的质疑,我听到的都是对学古诗的质疑,有什么可质疑的吗?
当然我不是学文科的,对文科鄙视链不了解。
就语法来看,古汉语明显比现代汉语更加自由吧。
 
2019-05-09
120
42
0
就语法来看,古汉语明显比现代汉语更加自由吧。
現代漢語自白話文后沿用的是日語的體系,混雜了各地的方言及清時的滿語和蒙古語,除了基礎的語法外沒有固定的文體,甚至其實只要符合日語的語序,即使不符合中文語法也講得通,比如之前流行的“我,可愛,打錢”,看似是省略結構的,然而實際上之所以能流行是以為它符合現代漢語隱藏的的日語邏輯,即謂語動詞後置,在日語中就是僕はかわいいがら金をください,這類的語法都是自白話文興起之後的,古漢語沒有的語法。又或者我們所講的很多名詞都是來自於蒙古語和滿語的延續,由於拼音的正讀法效果,發音其實也與古漢語完全不一樣了,所以我不明白你說的古漢語的自由在於哪裡。
如果你說的是古代的書面漢語就讓我困惑了,除了古代字比較多以外我不明白自由在哪裡。
但如果你是覺得,自由正是因為有不自由的存在所以才能感受到的話,那麼確實以前較小的框架內的古漢語可能比較自由吧。

————————————
說起來,很多時候國人研究古漢語都是通過日本人的記載,因為中國古代認為書寫口語是非常沒有文化的,所以絕大部分都是書面語的記載,而古日本人覺得能講中文就很酷了,所以留下了大量古中文的書面材料。
另外日語的語言習慣與德語接近,都有大量的謂語後置,而中文與英文接近,不分陰陽中性,也沒有太多格的變化,靠語序決定主語。
 
最后编辑:
  • 支持
反馈: Liam
2019-05-09
120
42
0
大胆猜想下,现在看到的语言实际上已经算是白话文了,那么对应古汉语的当属拉丁文一类。可能用拉丁文写的诗算古体诗吧。
有道理,但和中國的情況不太一樣,因為古中文到近代中文間除了字體和字詞意義的變遷以外,並沒有裂分成那麼多的語言分支,一部分是由於古代文化的傳承,另一部分是因為唐宋后由於中國國內大部分文人都想通過科舉入朝為官,所以學習的一直是以四書五經等為基礎的古典文學,由這些人為評論基礎,即便有人閩南語講的出神入化也沒有人把他當做文人看待,從這種意義上來講,中文是一以貫之的。
而歐洲的城邦制使得每個城市有自己相對獨立的文化和空間,加上阿拉伯人猶太人南北日耳曼人等等多民族的衝突也使得語言的分裂成為了必然,非要說的話希臘語之於現代歐洲語類似于梵語之於東南亞語系的感覺,大部分不是通過傳承而是通過考古猜測得以延續的。

說起來,如果你有注意到也會發現,當中國的向心力越強時,想要學習正統中文的人就越多,當中國的向心力越弱時,去學習經濟發達地區語言的人就會越多,我的時代就是普通話最受鄙視的時候,講閩南話強過粵語,粵語強過方言,什麼都比普通話要強,最近的風向就有點變化了。
 
2020-04-23
22
2
0
現代漢語自白話文后沿用的是日語的體系,混雜了各地的方言及清時的滿語和蒙古語,除了基礎的語法外沒有固定的文體,甚至其實只要符合日語的語序,即使不符合中文語法也講得通,比如之前流行的“我,可愛,打錢”,看似是省略結構的,然而實際上之所以能流行是以為它符合現代漢語隱藏的的日語邏輯,即謂語動詞後置,在日語中就是僕はかわいいがら金をください,這類的語法都是自白話文興起之後的,古漢語沒有的語法。又或者我們所講的很多名詞都是來自於蒙古語和滿語的延續,由於拼音的正讀法效果,發音其實也與古漢語完全不一樣了,所以我不明白你說的古漢語的自由在於哪裡。
如果你說的是古代的書面漢語就讓我困惑了,除了古代字比較多以外我不明白自由在哪裡。
但如果你是覺得,自由正是因為有不自由的存在所以才能感受到的話,那麼確實以前較小的框架內的古漢語可能比較自由吧。

————————————
說起來,很多時候國人研究古漢語都是通過日本人的記載,因為中國古代認為書寫口語是非常沒有文化的,所以絕大部分都是書面語的記載,而古日本人覺得能講中文就很酷了,所以留下了大量古中文的書面材料。
另外日語的語言習慣與德語接近,都有大量的謂語後置,而中文與英文接近,不分陰陽中性,也沒有太多格的變化,靠語序決定主語。
不是很懂,这里简单说一下我的想法。
1.不了解日语,但是可爱和打钱的主语看上去似乎不一样,即使以主谓宾顺序调换回来成我,打钱,可爱,也很奇怪。补充完整之后应该是 (因为)我可爱,(所以你)打钱。而这样的话,就符合现代汉语正常语序了。这种在替换主语的情况下还省略主语的情况,在现代汉语中是不允许的吧。反而我在古汉语却见过这样的表达(不过不常见)。与其说是符合日语语序,不如说是只要读得懂怎么说都行。
2.我所说的古汉语和现代汉语都是指书面形式。
3.关于现代汉语和古汉语的自由度想了想还是挺难比较的。一是古汉语没有明确规定的语法结构,但还是有着一些基本的规定。二是现代汉语允许半文半白。所以这里还是不进行比较了。我当时想的是一些古汉语的词类活用,所以认为古汉语比现代汉语更为自由。
4.古代中国确实少见白话文和俗字的记载 ,但还是有一些,比如世说新语其实就有一点。而到了宋元明,话本传奇,戏剧小说,实录等就已经有不少古白话的记载了。就这些来看,还挺接近现代汉语了。
5.方言虽然成不了新语言,不过越南文,韩语可能算的上吧?

7.只要文章写得好,能中举就算只会说闽南语也算文人,说到底是否是正统中文看的根本就不是发音。史书里某些大员官话说的流利还算个有些难度的加分项。

8.关于普通话和向心力的关系还挺难说的,毕竟也就近代才有这概念。而前朝普通人甚至连学认字的必要都没有。至于统治阶级无非就是皇帝说啥我说啥呗。所谓普通话式微的年代我没经历过,但是按当时普通人没必要学普通话的想法推理,再加上一些他人的回忆,都是觉得会说普通话还是挺厉害的吧,很多情况下都会引起他人的尊敬。大部分人还是会隐隐认为普通话说得好多半和政界沾边吧。
很乱,随便看看。
 
  • 支持
反馈: Liam
2019-05-09
120
42
0
不是很懂,这里简单说一下我的想法。
1.不了解日语,但是可爱和打钱的主语看上去似乎不一样,即使以主谓宾顺序调换回来成我,打钱,可爱,也很奇怪。补充完整之后应该是 (因为)我可爱,(所以你)打钱。而这样的话,就符合现代汉语正常语序了。这种在替换主语的情况下还省略主语的情况,在现代汉语中是不允许的吧。反而我在古汉语却见过这样的表达(不过不常见)。与其说是符合日语语序,不如说是只要读得懂怎么说都行。
2.我所说的古汉语和现代汉语都是指书面形式。
3.关于现代汉语和古汉语的自由度想了想还是挺难比较的。一是古汉语没有明确规定的语法结构,但还是有着一些基本的规定。二是现代汉语允许半文半白。所以这里还是不进行比较了。我当时想的是一些古汉语的词类活用,所以认为古汉语比现代汉语更为自由。
4.古代中国确实少见白话文和俗字的记载 ,但还是有一些,比如世说新语其实就有一点。而到了宋元明,话本传奇,戏剧小说,实录等就已经有不少古白话的记载了。就这些来看,还挺接近现代汉语了。
5.方言虽然成不了新语言,不过越南文,韩语可能算的上吧?

7.只要文章写得好,能中举就算只会说闽南语也算文人,说到底是否是正统中文看的根本就不是发音。史书里某些大员官话说的流利还算个有些难度的加分项。

8.关于普通话和向心力的关系还挺难说的,毕竟也就近代才有这概念。而前朝普通人甚至连学认字的必要都没有。至于统治阶级无非就是皇帝说啥我说啥呗。所谓普通话式微的年代我没经历过,但是按当时普通人没必要学普通话的想法推理,再加上一些他人的回忆,都是觉得会说普通话还是挺厉害的吧,很多情况下都会引起他人的尊敬。大部分人还是会隐隐认为普通话说得好多半和政界沾边吧。
很乱,随便看看。
關於5,確實是可以算得上,不過古希臘語死了,中文還活著,從這種意義上來講,由於這些語言不是從古中文的尸體上衍生出來的,所以與西方語系的情況比較我覺得還是有些微妙。
關於古漢語,我確實繼承的的是一種中國以前很死板的刻板印象,本身沒有什麼研究,所以我覺得你說的很有自己的見解,也很好,可是我對於這部分實在是沒什麼研究,所以沒法進一步深入的討論。我本身搞學化學的,是在那個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的時代長大的,思想受以前的想法影響的很重,再加上自然科學以西方為尊,所以確實比起對中國文學,對外國文學更感興趣,想來也很慚愧。不過可以看到你們這個世代比我們要自信的多,也更有自己的看法,這很棒。
關於“我,可愛,打錢”這句省略,你有些誤會,又或許是我沒有表達清,我講的不是它省略前的結構是什麼,而是說他之所以能省略成這樣還能流行,換句話說為什麼它省略成這種形式反而更受歡迎,是因為它符合賓語後置的隱藏語法,這個隱藏語法在過去應該是沒有的。
不好意思又長篇大論了,現在很晚了,不過還是繼續講吧。
關於七,閩南語其實算是一種獨立的語言,它與中文的區別不至於口音,在近代中國的版圖拓到南海之前,那裡一直有著相對獨立的文化,實際上在古代閩和蠻、夷人差不多,閩字講的是當地蟲子多氣候濕熱,是沒有當作漢人看待的,清滅明的時候那裡就被隨便許給了外國人,至於近代那邊則一直被英國人和葡萄牙人把控,像是九龍則是直接永久割讓,不當自己人的態度可見一斑,所以入朝為官恐怕是很難,而他們的閩南語相對獨立的很大原因就是他們不服漢、有自己的政治文化,這一點到了近代尤為突出,如果你常去東南亞會發現那裡遺留著很多兩廣人的歷史和文化,而他們則自稱也被稱為廣東福建人,而不講中國人,也是這個原因。我去過馬來西亞的吉隆坡和雪蘭莪,那裡有很多很多一看就是闽人的遺留物,城市之中還遺留著祠堂陰廟之類沒人敢拆,一如八閩通志記載的“閩俗興巫鬼,祠廟寄於山野”(準確說法我也忘了),還有當地的司機與我講當地的很多地形和分區都是因為以前廣東人在此淘金,所以印象很深刻。
你也知道,以前根本沒有中國這個概念,中國的概念還是源自日本,不只是因為日本侵華,還是因為日本翻譯和解釋了國家和共和國的概念,所以有人打趣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除了中華二字以外全是日語。
扯太多了,抱歉我最近很忙,所以回訊慢,但我會不定時會回來看的。
我覺得你是一個挺有自己想法的人,所以會扯這麼多,因為我覺得能夠仔細看并理解我在講什麼,現在很少會有人這麼細心了。
我想說的是,我說話可能聽起來會很衝(近年來有很多人和我說過),所以希望不會因為我的語氣之類把討論變成爭執,又或者影響你的心情,如果是那樣就本末倒置了。
——————————————————
have a nice day.
 
最后编辑:
2020-04-23
22
2
0
關於5,確實是可以算得上,不過古希臘語死了,中文還活著,從這種意義上來講,由於這些語言不是從古中文的尸體上衍生出來的,所以與西方語系的情況比較我覺得還是有些微妙。
關於古漢語,我確實繼承的的是一種中國以前很死板的刻板印象,本身沒有什麼研究,所以我覺得你說的很有自己的見解,也很好,可是我對於這部分實在是沒什麼研究,所以沒法進一步深入的討論。我本身搞學化學的,是在那個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的時代長大的,思想受以前的想法影響的很重,再加上自然科學以西方為尊,所以確實比起對中國文學,對外國文學更感興趣,想來也很慚愧。不過可以看到你們這個世代比我們要自信的多,也更有自己的看法,這很棒。
關於“我,可愛,打錢”這句省略,你有些誤會,又或許是我沒有表達清,我講的不是它省略前的結構是什麼,而是說他之所以能省略成這樣還能流行,換句話說為什麼它省略成這種形式反而更受歡迎,是因為它符合賓語後置的隱藏語法,這個隱藏語法在過去應該是沒有的。
不好意思又長篇大論了,現在很晚了,不過還是繼續講吧。
關於七,閩南語其實算是一種獨立的語言,它與中文的區別不至於口音,在近代中國的版圖拓到南海之前,那裡一直有著相對獨立的文化,實際上在古代閩和蠻、夷人差不多,閩字講的是當地蟲子多氣候濕熱,是沒有當作漢人看待的,清滅明的時候那裡就被隨便許給了外國人,至於近代那邊則一直被英國人和葡萄牙人把控,像是九龍則是直接永久割讓,不當自己人的態度可見一斑,所以入朝為官恐怕是很難,而他們的閩南語相對獨立的很大原因就是他們不服漢、有自己的政治文化,這一點到了近代尤為突出,如果你常去東南亞會發現那裡遺留著很多兩廣人的歷史和文化,而他們則自稱也被稱為廣東福建人,而不講中國人,也是這個原因。我去過馬來西亞的吉隆坡和雪蘭莪,那裡有很多很多一看就是闽人的遺留物,城市之中還遺留著祠堂陰廟之類沒人敢拆,一如八閩通志記載的“閩俗興巫鬼,祠廟寄於山野”(準確說法我也忘了),還有當地的司機與我講當地的很多地形和分區都是因為以前廣東人在此淘金,所以印象很深刻。
你也知道,以前根本沒有中國這個概念,中國的概念還是源自日本,不只是因為日本侵華,還是因為日本翻譯和解釋了國家和共和國的概念,所以有人打趣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除了中華二字以外全是日語。
扯太多了,抱歉我最近很忙,所以回訊慢,但我會不定時會回來看的。
我覺得你是一個挺有自己想法的人,所以會扯這麼多,因為我覺得能夠仔細看并理解我在講什麼,現在很少會有人這麼細心了。
我想說的是,我說話可能聽起來會很衝(近年來有很多人和我說過),所以希望不會因為我的語氣之類把討論變成爭執,又或者影響你的心情,如果是那樣就本末倒置了。
——————————————————
have a nice day.
你说的这些也涉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Д`),我对闽南不是很了解。
最近没上神社来看,抱歉。
 
  • 支持
反馈: Moge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