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个有趣的理论

2019-05-09
72
17
0
在中国很少有人知道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不过你们的知识方向好像都比较偏,大概比较了解这些有点古典的理论体系,但为防有人不晓得,还是赘述一下。
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基于人口的指数型增长和地理资源论,前者很好理解,生物的增长在物质充足的阶段增长是指数型的,人口越多增长越快,而限制人口增长的就是食物等地理资源,而后者在英国古典经济学中包含了食物,矿物,木材阳光水源等等众多人类必须的资源。
也就是说,人类的增长和食物等资源的供给是保持着动态平衡的,然而人类数量的增长一直是超过一定地理条件能够供给的、能够让人类平均富足的量,所以资源在人类社会的内部分配必然会出问题。所以战争,瘟疫等等的发生是必然的。
作为证据,他把英国历史人口统计数据和瘟疫,战争进行了排比,结果惊人的吻合,每当人口增长出一个峰值,不久就会发生瘟疫或者战争。
他是这样解释这个结果的,穷人和富人的区别就在于生孩子,当资源平均到每个人身上的时候(比如一群拓荒者的建国初期),这个时候资源生产量是超过平均人口能消耗的量的,也就是所有人在短期内就会过上富足的生活。接下来人分为两种。
一种是会提升智力社交水平,经营人脉,积累财富的人,这种人专注于积累更多财富,并只生少量的孩子,以男孩为主,重点教育,继承时财产的分割会比较少,这类就是未来的富人。
另一类人感到富足时什么都不管,尽情的生孩子,生一大堆,然后每个小孩长大后都劳动,从自然界争取更多的资源。然而地理能够供给的资源是有限的,很快获取的资源就不足以供所有人得到富足,然而当超过了平衡线的时候人们还是在生孩子,很快这一群人就会过上贫穷的生活,就成了社会中的穷人。
他进一步解释说,人类社会中一定会有贫穷的人,贫穷的人贫穷的原因不是社会不公,而是他们无节制的繁衍,而无节制的繁衍最终必然会变成战争和瘟疫,这两种还算是仁慈的,不然就是活生生的饿死。
当看到社会不不平均的时候,很多人会心生愤慨,也会心生怜悯,你看有的人吃的食物吃不完,各种浪费,有的人连食物都没有,在垃圾堆啃腐烂的食物,所以会要求富人和社会zf接济穷人。
但按照马尔克斯的理论,是这是没有用的,你把钱和食物给了他们,让他们感到一时的富足,只会让他们生更多的孩子,引起更大的战争、瘟疫等等社会问题。
他的结论就是,穷人感到富足就生孩子,生了孩子食物就会不够,食物不够就饿死或打仗,这是自然规律。你接济了他们,让他们感到一时的富足,只会让他们生更多孩子,到那个时候你就再也没钱去接济他们,只会产生更大的悲剧和动乱。
总结就是穷人饿死理所应当,不要去救。

你们如何看待这个理论?
当然,很多人批评这个理论很没有人性,说马尔克斯是恶徒的理论,他是撒旦的化身。因为这个理论其实在英国乃至欧洲世界影响很大,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在,都有很多人认可这个理论。
 
2019-05-09
72
17
0
其实你把世界人口和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放在一起,依旧是惊人的吻合。即使在马尔克斯死后,人类的科技成长了这么多,但直到固氮技术成熟,人类能够得到超量的农产品前,我们一直在他的预言中生活。
所以我觉得真正拯救了世界的,其实是德国化学家哈伯,Haber,他发明了最早可实用的固氮法,让地产资源超过人口消耗成为可能,虽然他同样也发明了第一个可使用的化学武器,氯气炸弹。
不过,世界上仍有一个地方过着马尔克斯预言的生活,那就是印度。如果没有[敏感]的话,恐怕我们也会。
我的态度总结一下,就是无论上面怎么说,都不要生太多孩子。
 
2019-05-09
72
17
0
社科影响因素太多了,很难说谁是正确的。
影响因素中既可能暗含着决定性因素,也可能汇总成决定性因素。
以热力学举例,熵一定要增加的,为了实现熵增,可是热量扩散,体系内分子排布改变,还是体系扩散,等等等等都是可能的,但时间只要推进,真实体系变化,DeltaS必然大于零。
认识总规律和分规律都是有意义的。
其实我们看问题可以从两个角度入手,一个是从大看小,先认识熵,再认识其他焓变,也可以从小看大,先认识焓变,再统计熵。
但不能因为我们看不懂具体焓变的发生,来推论熵的增加的非必然性,这个论证是缺乏逻辑关系的。

当然我不是在为马尔克斯的理论辩护,说这一定就是决定性因素,而是说不要让逻辑上的必然性问题影响我们的讨论。
也就是说,它可能是必然的,也可能是概然的,但概然和必然之间的关系与是非之间的关系是没有关系的。并非必然等于是,概然等于否。也不能把必然与是的关系演绎成有价值的,把概然与否的关系演绎成无价值的。


再进一步,还记得高中逻辑课上我们学过的逻辑运算表吗?
真→真✓
真→假✓
假→真✓
假→假✕
所有讨论,只有假命题到假命题是没有意义的。
 
2019-05-02
93
7
0
富有→生育→贫穷这一段看上去还比较有道理,但贫穷→接济→富有→贫穷这一段很奇怪。
富有→生育→贫穷只是有富有引出的一种结果,因而下一条链并不是那么唯一,不然贫富分化是不现实的。而如果认定贫富分化有其他可能,那么生育对其的印象占比如何也该重新讨论。

至于是必然还是概然,我觉得还是相信统计学吧。
 
2019-05-03
132
14
0
凭什么富人圈和穷人圈的资源是分隔的,穷人不生孩子,富人也会抢他们的资源啊
 
2019-05-02
103
8
0
1.过度生育的影响不止在地理资源分配方面有所体现,在社会资源方面也有体现。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教育,这玩意从古至今就一直是烧钱的玩意,一个过大的后代群体势必会造成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均衡,缺乏教育的人占有各种资源的能力势必不如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平均每人的资源占有能力下降了,后代群体自然就穷了。

过度生育不能说是贫富分化的决定性因素,但过大的人口数量的确会给各方面带来巨大的压力,从而或直接或间接地带来整体上的贫穷。
当然这东西跟我应该没关系,毕竟我老婆是纸片人。

2.穷人要救吗?当然要救。但也要看情况。有句话讲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有些人你意思一下就行了,千万别让他感觉你有便宜可占;而有的人,比如优秀的贫困学生,我觉得救(助)他们是完全有利于社会的。

3.这里只讲了拓荒者产生第一代穷人的情况,而没有讲世代贫穷的人的情况。在贫穷世家里,人口意味着生产力,那么增加人口就是必要的事情。
 
最后编辑:
2019-05-05
234
22
0
富有→生育→贫穷这一段看上去还比较有道理,但贫穷→接济→富有→贫穷这一段很奇怪。
富有→生育→贫穷只是有富有引出的一种结果,因而下一条链并不是那么唯一,不然贫富分化是不现实的。而如果认定贫富分化有其他可能,那么生育对其的印象占比如何也该重新讨论。

至于是必然还是概然,我觉得还是相信统计学吧。
很有道理,我也觉得问题在于贫穷→接济→生育这一条线不合理。这个解释根据“多生会导致贫穷”这一结论,假设了所有穷人都持有多生好的想法(或者说所有穷人都是因多生而导致的贫穷)。感觉实际上并非如此。
 
2019-05-03
58
0
0
个人认为:
“穷人”生很多的孩子是一种生存战略,也是生存惯性。

一开始可能是通过增强生育率来平衡高死亡率的造成影响;这么做的原因无非就是延续族群,没有人希望家里的所有人都在一次环境剧变后死光。
以及结合旧时候生产能力情况,我做了一个不怎么灵光的(甚至是漏洞百出的)“情景复现”:
“穷人们”通过生育提升劳动力的数量,让产出更多一些,在同时他们也在把每个人的生存需求压低,使
“多一个人,多一份收入”成为可能,因为在一定条件下这个规则是成立的,但一个人的生产力有限,那么又如何提升总体收入?增加人口可以满足条件,那么他们就去生育。

但“富人”们不同,他们通过接触国家机器、左右市场等方式谋利,但事实上这种获得收入的手段和个人生产力不直接挂钩,最后能拿多少,更多的是在考验他们的思维方式、社会地位、社交能力.......
似乎没有必要生更多的小孩(当然如果生了很多小孩,会导致的恶果除了为争夺资源亲人自相残杀外,还包括资源分散后带来的不利影响,比如:阶级和地位的降低)


所以我认为有一种可能性是这样的:
富人认为没有必要,甚至会带来麻烦。而穷人不这么做则会难以温饱,久而久之就成为一种惯性了,哪怕到了现在这股惯性还在维持......